《韓非子‧說難》翻譯  服侍君王者不可不知分桃的啟示 

 

3-16

txt_kanpishi  

 

7380776e6e0d37cace77c7c621c89bc5  

遊說的艱難不是難在以我所知去說服對方,也不是難在能否以善辯的口才來正確表達自己的思想,也不是難在能否以縱橫埤闔的詞句,把道理說個透徹。所難的是要清楚的瞭解被遊說者的心思,使自己的遊說適合他的心意。

如果對方是個沽名釣譽的人,你對她說以利祿,他會認為你志節低下,鄙視你,疏遠你;如果對方是個重利祿的人,你對他講如何保全名節,她會認為你是個沒腦筋的、說話不著邊際的傻子,肯定不會採用你;如果對方是個追求利祿而表面上卻愛慕虛榮的人,你對他講追求名節,他表面上會聽你的,實際上卻疏遠你;你若對他講如何博取厚利,他會暗地裡採納你的主張而表面上卻不屑對待。以上種種情形是遊說者所不能不明瞭的

有些事情是被遊說者心中的秘密,不經意被洩漏了。不是遊說者存心洩漏,而是遊說者無意之中觸及了對方的心思,這時,遊說者的安全就要受到威脅。如果達官貴人犯了這個錯誤,你直言不諱,好心好意的給他分析這錯誤的危害,那麼,你就會招來惡果。交情還不深,關係還不夠密切,而你對被遊說者說盡了知心話,要是被採納而成功了,你的好處也就很快被遺忘;要是被採納而失敗了,你就會被懷疑,你的安全就會瘦威脅。達官貴人用了你的計謀,成功了某件事,他想獨自邀功,而你又參與其中,知曉內情,那你就會有生命危險。那顯貴之人,表面上策劃某件事,而實際卻是為了達到個人的某種目的,而你又深察其情,那你就會有生命危險。勉強對方做他不想做的事,勸止對方放下他所不肯罷手的事,都會招來禍殃。所以說:對於君主而言,你向他議論他的大臣的缺點,會被認為是挑撥 人家君臣關係;議論他的小臣優點,會被懷疑是否收了什麼人的好處;議論他所寵愛的人,會被認為是想利用此人做靠山;議論他所憎惡的人,會被認為是想試探君主對自己的看法。說話簡略,則可能因為聽不明白而不睬那;滔滔不絕,旁徵博引,又會被認為過於囉唆而浪費時光;如果你只是順著他的意思講,那就會被認為你是膽小怕事,不敢說實話;如果你暢所欲言那又會被說成粗野傲慢,目無君主。凡此種種都是遊說的難處,遊說者所不能不知道的阿。

遊說時所應注意的,在於懂得如和美畫對方最自負的地方,而掩飾其最自慚形穢的弱點。如果對方認為自己的計謀高明,那你就不會去挑剔他的漏洞而使他受窘;如果他認為自己果斷敢為,那你就不要用他曾因考慮不周造成的過錯去激怒他;要是誇耀自己的武力強大,那你就不要拿難辦事情去挫傷他。你所規劃的事情,與對方的想法相同,你所讚美的人物,正式對方新中的人物。這時,你要掩飾自己的觀點,不要傷害了對方的自尊。有人犯了與對方相同的錯誤,你必須公然宣稱他沒有錯。忠心耿耿,不忤逆人主之意,言詞謹慎,與人主不相牴觸,然後你才能充分的去發揮你的才智,這就是遊說者得以親近主人而不被懷疑,可以說出自己言論主張的作法。如果能與君主長期共事,感情融洽,深蒙恩澤,替對方謀慮而不被懷疑,互相爭論也不獲罪,公開的論斷利害來使事情獲得成功,直接指出對錯而使對方能夠改正,彼此的關係能這樣維持下去,那遊說就算成功了。

伊尹做過廚子,百里奚做過奴僕,他們都曾以這樣的身份使君主接受了自己的主張。這兩個人都是古代的聖賢,還不能不親自從事卑賤的事以求進用。像這種卑躬屈膝的作法,聖賢們病部會引以為恥。

宋國有個富人,大雨充毀了他的牆壁。他的兒子說:「如果不趕快修好,就會招致盜賊。」鄰居的老婦也說過這話。當天晚上果然被盜,丟了許多錢財。那家人都稱讚自己的兒子聰明,而懷疑鄰居的老婦。從前鄭武公想討罰胡國,便把女兒嫁給胡君做妻子。接著他問群臣:「我想對外用兵,那一國可以打?」大夫關其思回答;「胡國可以打。」鄭武公便把關其思殺了,並且說:「胡國是兄弟之國,你說可以攻打,居心何在?」胡國國君聽說此事,便以為鄭武公和自己的關係很親密,不再防備鄭國。結果鄭國趁機襲擊胡國,把它吞滅了。鄰人之父與關其思的話都是對的,他們都很有見識。但他們重的被殺,輕的被懷疑。可見有認清事物的智慧並不難,難就難在你如何選擇恰當的時機去運用這種智慧

從前彌子瑕很受衛君的寵愛。衛國的法律,凡是私自駕用君主的車子的人,就要受斷足的刑罰。有一次,彌子瑕的母親病了,有人聞訊連夜告訴他,他立刻假冒衛君的名義,私自駕了衛君的車子回家。衛君知道後稱讚他:「真是一個孝子阿!為了回家看母親居然敢冒犯斷足之刑。」彌子瑕與衛君游果園,彌子瑕齋一個桃子吃,覺得又香又甜,沒吃完就把剩下的讓給衛君吃。衛君說:「彌子瑕真是愛我,不顧自己愛吃卻想著我。」等到後來彌子瑕一老,衛君對他的寵愛衰減了,當彌子瑕再次得罪衛君時,衛君就說:「他曾盜用我的名義,私自駕用我的車子,又給我吃他吃剩的桃子。」其實彌子瑕的行為和從前並無兩樣,而當出受到稱讚後來卻成了罪過,這是由於衛君新中的愛憎發生了變化。所以,一個人當他被君主寵愛的時候,他的智謀合乎君主的口味,君主就對他親近;當她被君主厭惡時,他的過失與君主的厭惡心裡相應,君主就對他更加疏遠。因此,遊說的人不可以不認真審查君主的愛憎,來後再決定進言。

龍作為一種動物,可以親近他、騎他,但他的喉嚨下倒生著尺把長的鱗,如果觸犯了就必定喪命,君主也同樣生有逆鱗,遊說者如能不觸犯君主的逆鱗,就差不多可以免遭於難了。

 

 

 

《韓非子‧說難》原文

 

凡說之難,非吾知之有以說之之難也,又非吾辯之能明吾意之難也,又非吾敢橫失而能盡之難也!凡說之難,在知所說之心,可以吾說當之!

 

所說出於為名高者也,而說之以厚利,則見下節而遇卑賤,必棄遠矣!所說出於厚利者也,而說之以名高,則見無心而遠事情,必不收矣!所說陰為厚利而顯為名高者也,而說之以名高,則陽收其身而實疏之;說之以厚利,則陰用其言顯棄其身矣!此不可不察也!夫事以密成,語以泄敗!未必其身泄之也,而語及所匿之事,如此者身危!彼顯有所出事,而乃以成他故,說者不徒知所出而已矣,又知其所以為,如此者身危!規異事而當,知者揣之外而得之,事泄於外,必以為己也,如此者身危!周澤未渥也,而語極知,說行而有功,則德忘;說不行而有敗,則見疑,如此者身危!貴人有過端,而說者明言禮義以挑其惡,如此者身危!貴人或得計而欲自以為功,說者與知焉,如此者身危!強以其所不能為,止以其所不能已,如此者身危!故與之論大人,則以為間己矣;與之論細人,則以為賣重!論其所愛,則以為借資;論其所憎,則以為嘗己也!徑省其說,則以為不智而拙之;米鹽博辯,則以為多而交之!略事陳意,則曰怯懦而不盡;慮事廣肆,則曰草野而倨侮!此說之難,不可不知也!

 

凡說之務,在知飾所說之所矜而滅其所恥!彼有私急也,必以公義示而強之!其意有下也,然而不能已,說者因為之飾其美而少其不為也!其心有高也,而實不能及,說者為之舉其過而見其惡,而多其不行也!有欲矜以智能,則為之舉異事之同類者,多為之地,使之資說於我,而佯不知也以資其智!欲內相存之言,則必以美名明之,而微見其合於私利也!欲陳危害之事,則顯其毀誹而微見其合於私患也!譽異人與同行者,規異事與同計者!有與同汙者,則必以大飾其無傷也。有與同敗者,則必以明飾其無失也!彼自多其力,則毋以其難概之也。自勇之斷,則無以其謫怒之。自智其計,則毋以其敗窮之!大意無所拂悟,辭言無所系縻,然後極騁智辯焉!此道所得,親近不疑而得盡辭也!伊尹為宰,百里奚為虜,皆所以幹其上也!此二人者,皆聖人也。然猶不能無役身以進加,如此其汙也;今以吾言為宰虜,而可以聽用而振世,此非能仕之所恥也!夫曠日離久,而周澤未渥,深計而不疑,引爭而不罪,則明割利害以致其功,直指是非以飾其身,以此相持,此說之成也!

 

昔者鄭武公欲伐胡,故先以其女妻胡君以娛其意!因問於群臣﹕「吾欲用兵,誰可伐者?」大夫關其思對曰﹕「胡可伐!」武公怒而戮之,曰﹕「胡,兄弟之國也!子言伐之,何也?」胡君聞之,以鄭為親己,遂不備鄭!鄭人襲胡,取之!宋有富人,天雨牆壞!其子曰﹕「不築,必將有盜!」其鄰人之父亦!暮而果大亡其財!其家甚智其子,而疑鄰人之父!此二人說者皆當矣,厚者為戮,薄者見疑,則非知之難也,處知則難也!故繞朝之言當矣,其為聖人于晉,而為戮于秦也。此不可不察!

 

昔者彌子瑕有寵于衛君! 衛國之法﹕竊駕君車者罪刖。彌子瑕母病,人間往夜告彌子,彌子矯駕君車以出!君聞而賢之,曰﹕「孝哉!為母之故,忘其刖罪!」異日,與君游於果園,食桃而甘,不盡,以其半啖君!君曰﹕「愛我哉!忘其口味以啖寡人!」及彌子色衰愛弛,得罪於君,君曰﹕「是固嘗矯駕吾車,又嘗啖我以餘桃!」故彌子之行未變于初也,而以前之所以見賢而後獲罪者,愛憎之變也!故有愛於主,則智當而加親;有憎於主,則智不當見罪而加疏!故諫說談論之士,不可不察愛憎之主而後說焉!

 

夫龍之為蟲也,柔可狎而騎也。然其喉下有逆鱗徑尺,若人有嬰之者,則必殺人!人主亦有逆鱗,說者能無嬰人主之逆鱗,則幾矣!

 

 

 

 

韓非(約前275年-前221年),為中國先秦法家的代表人物, 為韓國貴族子弟,他綜合了申不害、商鞅等人的法家思想,發展成為完整的理論。 韓非多次上書韓王,卻不為所用,憤而著《孤憤》、《五蠹》等篇,十餘萬言。 其後,秦王嬴政讀到韓非的文章,大為讚賞,於是以戰爭為要脅,逼韓非出使秦國。 韓非至秦國後,卻受李斯忌妒,向秦王進讒,陷韓非入獄,最後在獄中服毒自盡。

 

韓非子一書所談論的核心主題是「主道」(君主的統治術),這套學說成為秦統一 天下之後兩千年來帝王專制統治所奉行的法則。韓非的政治主張未必全然適用於 現代社會。而從文學的角度來看,《韓非子》一書,是中國文學的瑰寶。兩千多年前, 韓非竟已能寫出如此犀利深刻的議論文,其文章修辭語言精練,句法富於變化, 極具邏輯及分析力,又善於運用大量的歷史、傳說、典故、寓言以強化論證的說服 力及生動性。據《史記》記載,秦王贏政(秦始皇)看到韓非的《孤憤》、《五蠹》 文章時,慨嘆說:「寡人得見此人,與之遊,死不恨矣!」

 

http://ctext.org/hanfeizi/zh

 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lanx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