張瑛:狂人馬雲背後的女人

 

馬雲老婆張瑛

5  

 

  我和馬雲是大學同學,畢業就拿了結婚證。然而,婚後很長一段時間,我都處在一種惶恐中,因為他的意外狀況層出不窮。

  他忽然就辭職了,説要做自己的事業,然後就在杭州開了一家翻譯社。翻譯社一個月的利潤200塊錢,但房租就得700塊錢。為了維持下去,馬雲背著麻袋去義烏、廣州進貨,販賣鮮花、禮品、服裝……做了3年的小商小販,養了翻譯社3年,這才撐了下來。後來,他又做過《中國黃頁》,結果被人當騙子轟。

  在這種情況下,他忽然跟我説想湊50萬做電子商務網站。他很快就找了16個人抱成了團。馬雲告訴大家,把所有的閒錢都湊起來,這很可能失敗,但如果成功了,回報將是無法想像的。他順便勸我説,有我在,大家才會覺得穩妥。就這麼著,我也辭職了。18個人踏上了一條船——阿里巴巴。

  草創時期的工作是不分日夜的,馬雲有了什麼點子,一個電話,10分鐘後就在家開會。他滿嘴的專業術語我是聽不懂的,但他們開會我會很忙。他們白天開會,我在廚房做飯;他們半夜開會,我在廚房做夜宵。在沒有盈利前,每人每月500塊薪水,這點錢買菜都不夠。我本來當老師當得好好的,怎麼就成了一個倒貼伙食費的老媽子了?

  熬了一年多,我問馬雲:我們現在到底賺了多少錢?他伸出一根手指頭給我看。我問:“1000萬?他搖頭。我又問:“1億?他還是搖頭,告訴我:“100萬。我驚訝地説:這麼少?馬雲説:每天!現在是一天利潤100萬,將來會變成一天納稅100萬。如果説,當初他説的回報是指現在的財富的話,這個回報的確很驚人。而我得到的回報是,我成為了阿里巴巴中國事業部總經理。正在這個時候,家裏又後院起火——我們開始管不住兒子了。

  兒子應該也算是阿里巴巴的犧牲品。他出生時,我們的事業剛剛起步。那時,我們家一擠就是30多號人開會,滿屋子煙霧繚繞,兒子關在房裏不能出來。吃飯時,兒子跟我們一起吃工作餐,這樣一來,兒子就長得越來越像他爸爸,瘦骨伶仃。後來我們越來越忙,兒子4歲入托,一扔就是5天,週末才接回家來。或許是受了馬雲的熏陶,兒子對網路也格外有興趣,很快就學會了玩網路遊戲,還跟著同學泡在網吧捨不得回家。馬雲對兒子展開了説服教育,可在12歲的兒子面前,能言善辯的他敗下陣來。兒子只回了一句話:你們都不在家,我回來了也是一個人無聊,還不如待在網吧裏!

  馬雲這次真急了,當天晚上就跟我商量:你辭職吧!我們家現在比阿里巴巴更需要你。你離開阿里巴巴,少的只是一份薪水。可你不回家,兒子將來變壞了,多少錢都拉不回來。兒子跟錢,挑一樣,你要哪個?看著兒子變成這樣,我也著急,但是我心裏卻不平衡。剛結婚的時候,我本來就是打算做個賢妻良母的,結果被他進了阿里巴巴。好不容易現在功成名就了,又讓我辭職回家做全職太太。他拿我當什麼?一顆棋子!

  我辭職以後,對兒子的遊戲沉迷阻擊正式拉開,第一槍是馬雲打響的。那時正是暑假,他給兒子200塊錢,讓他去和同學玩電腦遊戲,玩上三天三夜再回來,但回來的時候必須回答一個問題——找出一個玩遊戲的好處。過了三天,兒子回來了,先猛吃了一頓又大睡了一覺,這才去彙報心得:又累又困又餓,身上哪兒都不舒服,錢花光了,但是沒想到什麼好處。”“那你還玩?還玩得捨不得回家?兒子沒話説了。加上我的看管,兒子慢慢就淡出了網路遊戲。

  那時正是網路遊戲圈錢的時候,按照馬雲的作風,他不會放過任何賺錢的機會,但他硬是沒有去做網路遊戲。他在董事會上這麼説:我不會在網路遊戲投一分錢,我不想看到我的兒子在我做的遊戲裏面沉迷!

  兒子從小學到初中,我沒接送過他,都是他自己背個書包去擠公共汽車。現在,辭職回家的我每天早上做好早飯,和兒子一起吃,再開車送他去學校。接著,我馬上去農貿市場買菜,回家以後兩葷一素一湯地搭配好,配上餐後水果,用一個分成三層的小食盒裝著,然後去兒子的學校門口等他中午放學。我辭職回家半年後,兒子的成績在班上升了17個位置。班主任也説他不僅學習提高了,就連在班上的人緣都變好了。

  馬雲有一次跟雅虎公司CEO楊致遠閒聊,楊致遠問起了我,馬雲這麼告訴他:張瑛以前是我事業上的搭檔,我有今天,她沒有功勞也有苦勞,我也一直把她當作生産資料。但現在我覺得,作為太太,她更適合做生活資料……”這話後來傳到了我的耳朵裏,這話絕對不是杜撰——也只有像他這樣滿腦子都是事業的男人,才會把自己的太太也當作資料。不過,當生活資料的日子並不壞,在家的日子雖然平淡,但是每個收穫都值得我再三品味。

    文章標籤

    張瑛 馬雲 阿里巴巴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lanx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