馬雲背後的神秘男人:身份太敏感員工不敢談

 

阿里巴巴一路走來,好幾度經營面臨風雨飄搖,岌岌可危,都是靠蔡崇信高超的籌資能力,面上下運籌帷幄,協助度過難關,才有今天的阿里巴巴。就這樣,蔡崇信卷起袖子,把名牌西服收進衣櫃,踏入總部位在杭州的阿里巴巴,開始埋鍋造飯的工作。 

一位神秘臺灣囝仔,如何成為馬雲最重要的合夥人?沒有他,阿里巴巴恐怕撐不過電子商務泡沫;沒有他,阿里巴巴就拿不到軟銀資金、吃不下雅虎中國。他讓臺灣中信辜家和富邦蔡家願意掏錢投資,馬雲說:我最感謝的人是他! 

這位“臺灣囝仔”,不僅在阿里巴巴內位居要職,還是最敏感的職務。當記者向阿里巴巴的員工一問起他,每個人都閉嘴,“他不能談!”為什麼?“他太敏感了,要我談馬總(指馬雲)都可以,就是不能談他!”這位臺灣囝仔為什麼能在阿里巴巴內部引起所有人的高度敏感?i黑馬分享此文,還原這位阿里巴巴的資本操盤手。 

馬雲背後的神秘男人:身份太敏感員工不敢談 

01300309316150138917434705644  

 
蔡崇信 

旗下擁有淘寶網、天貓、支付寶等購物網站的亞洲第一大電子商務公司“阿里巴巴”即將挂牌上市,這個上市案,成了紐約、香港、倫敦全球三大證券交易所,今年開春最重要角力拔河的目標。 

但能夠拍板決定阿里巴巴花落何處的,除了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馬雲,另外還有一個人,他叫“Joe蔡,蔡崇信”,他的英文名是Joseph,朋友都叫他“Joe蔡”。 

2013年9月,阿里巴巴正與香港證交所隔空爭論之際,阿里巴巴決定向港交所遞出一封信,說明他們所堅持的“合夥人制度”理念;但這封信的落款署名,不是馬雲,而是“阿里巴巴集團創始人及阿里巴巴集團執行副主席蔡崇信”。 

蔡崇信是誰?2013年10月上旬,一架從浙江杭州起飛的班機,準時在桃園機場降落。戴著黑框眼鏡的蔡崇信下機,立刻驅車直奔位于臺北市南京東路五段的阿里巴巴臺灣分公司開會;一直到晚上,他才回到位于中正區的住宅休息。 

一路馬不停蹄,蔡崇信對臺北街道的熟悉度,不亞于任何長住臺北的你我;他身邊的一位好友說:“Joe蔡當然熟悉,臺北就是他的家啊!”蔡崇信這位道地的“臺灣囝仔”,竟是馬雲身邊的頭號人物,阿里巴巴內部人士甚至透露,他的實際持股,可能在馬雲之上;如果按分析師估計,阿里巴巴重新上市後市值達一千五百億美元計算,蔡崇信的身價逼近新臺幣一千億元。 

和馬雲平起平坐他的身分很敏感連員工都不敢談 

今年電子商務預估將佔全中國消費比重的一二%,其中,“阿里巴巴”一家公司就佔有八成江山、獨攬全中國近一成的消費;亦即中國每十元消費,就有一元是在阿里巴巴的交易平臺上產生,換算之後,一家阿里巴巴交易總額等同于臺灣GDP的四成。 

當阿里巴巴的風潮正在席卷改變全中國的消費零售市場,顛覆傳統的貿易行為之際,一位“臺灣囝仔”竟然能夠堂而皇之進入阿里巴巴總部,並且與馬雲並肩開會——而且這個位子,他已經坐了十四年之久。 

蔡崇信是道道地地的臺灣人,在臺北出生、在臺北長大,就讀臺北市私立復興中、小學,十多歲出國念書。他的家人都在臺北,臺北就是他的家;而蔡崇信的另一個“家”,則是阿里巴巴。 

這位“臺灣囝仔”,不僅在阿里巴巴內位居要職,還是最敏感的職務。當記者向阿里巴巴的員工一問起“Joe蔡”,每個人都閉嘴,“他不能談!”為什麼?“他太敏感了,要我談馬總(指馬雲)都可以,就是不能談Joe蔡!”這位臺灣囝仔為什麼能在阿里巴巴內部引起所有人的高度敏感? 

過去十多年,蔡崇信一直擔任阿里巴巴的財務長,直到最近才交棒,轉而擔任“集團執行副主席”;但無論職銜如何改變,阿里巴巴上上下下的員工都清楚,“只要是財務、投資的事,找Joe蔡就對了!”他就是阿里巴巴集團的財務、投資“總負責人”,所有阿里巴巴的資金調度、轉投資、募資入股,甚至到近期阿里巴巴即將重新挂牌上市,全部由他統籌負責。蔡崇信身負的業務敏感性,不言而喻。 

但比業務還要更敏感的,是持股。透過公開資訊顯示,到2012年7月,阿里巴巴最後要從香港股市下市之前,馬雲的個人持股是7.43%,而蔡崇信的持股是經營團隊的第二多,僅次于馬雲,為2.15%。 

在2012年《富比世》雜志的“億萬富豪候選人排行榜”上,蔡崇信以8億美元、約新臺幣250億元的身價,名列第二。如果以市場分析師估計阿里巴巴重新上市之後,總市值將達到1500億美元以上計算,那麼蔡崇信的身價將超過新臺幣1000億元。這個數字還可能隨著電商業務不斷擴大,持續快速成長。如果再相較《富比世》臺灣富豪排行,潤泰集團總裁尹衍梁的身價約33億美元,蔡崇信的身價幾乎與尹衍梁相當。 

不過,多位了解阿里巴巴股權結構的人士直指,馬雲的持股其實是一個“stock pool”(股權集中處),因為當時包括馬雲在內,總共有“十八羅漢”一起創辦阿里巴巴,據聞這些創始人的持股,現在都挂在“馬雲”底下,才有7.43%之多;但如果要論真正的個人持股,“蔡崇信的持股應該超過馬雲!”這就難怪阿里巴巴內部員工談到“蔡崇信”三個字要如此謹慎敏感了! 

此外,阿里巴巴一路走來,好幾度經營面臨風雨飄搖,岌岌可危,都是靠蔡崇信高超的籌資能力,面上下運籌帷幄,協助度過難關,才有今天的阿里巴巴。 

籌資高手出馬低調牽線臺灣企業家投資阿里巴巴 

把時間拉回到六年前,2007年11月4日晚上,當天中信集團的大家長辜濂松正在臺北天母的家中宴客,而主客正是馬雲和蔡崇信兩人。若不是非常重視的客人,辜濂松不會把宴席設在家裏。根據與會貴賓轉述,當天賓主盡歡,餐桌上,蔡崇信秉持一貫的風格,話不多,多半都是在聽,大部分的時間是馬雲在講;但宴席上每個人都知道,他和馬雲近乎是“合夥人”的合作關係,沒有他,就沒有馬雲,沒有今天的阿里巴巴。 

隔天,11月5日,本來應該是阿里巴巴要在香港挂牌的日子,但馬雲硬是為了這趟臺灣行,把日子往後挪了一天,挪出的這一天,馬雲在臺灣-中國信托舉辦的“領袖高峰論壇”上發表演說,贏得滿堂喝採。 

但令人好奇的是,為什麼會有這一趟臺灣行?根據知情人士透露,其實這是一場蔡崇信和馬雲的“感恩之旅”。因為2004年前後,阿里巴巴曾經有資金周轉問題,危急一時,當時蔡崇信以財務長的身分四處奔走找錢,第一個想到的地方,當然就是他從小長大的臺灣。 

除了中信辜家,據了解,當時透過蔡崇信的居中牽線,還有富邦蔡家等好幾家知名的臺灣企業家族,都私人掏錢參與增資。由于阿里巴巴是中國企業,所以這些臺灣企業家都希望這筆投資能夠“低調處理”,分別透過香港等海外的私人管道投資。因此,2007年阿里巴巴挂牌前,向來重感情、講義氣的馬雲和蔡崇信,為了答謝當年伸出援手的“救命錢”,寧可將挂牌日期延後一天,也要在阿里巴巴挂牌之前,專程來臺道謝。 

事實上,蔡崇信的身影經常出現在臺北街頭。中等身材,斯文的外表,戴著一副黑框眼鏡,年近五十的他,走在路上還有著幾分學生味,在街頭擦身而過也不會引起太多注意。即使在難得露臉的公開場合上,也常因站在身形有些特殊的馬雲後面,所有鎂光燈全部聚集在馬雲一人身上,多半不會注意到蔡崇信,這也是個性非常低調穩重的他最希望的結果。 

但無論他再低調、不多話,以阿里巴巴如今對中國,甚至全世界消費市場的影響力,蔡崇信,都是一位外界難以忽視的重要人物。 

蔡崇信與馬雲都是1964年出生,除此之外,兩人從家世、學經歷到個性,幾乎沒有一樣相同,甚至是南轅北轍。馬雲開朗活躍,擅長演講,有獨特的個人魅力;而蔡崇信安靜低調不多言,人很隨和。兩人一動一靜,一外一內,卻是成就今日阿里巴巴龐大帝國的最佳拍檔。 

在臺灣提起蔡崇信,也許企業界認識他的人並不算多,但如果提起他是“常在法律事務所的第二代”,相信許多人都會有印象;因為蔡崇信的父親蔡中曾、祖父蔡六乘,就是以國際法律事務見長的“常在法律事務所”創辦人,早期在臺灣律師界,“常在法律事務所”與“理律法律事務所”可說是臺灣獨佔鰲頭的兩大律師樓,而蔡崇信,從小就在這個充滿法學素養的世家長大。 

在耶魯大學完成學業後,蔡崇信便在海外工作,1996年,與臺南幫大老、也是南紡創辦人吳三連的孫女吳明華結婚,由于蔡中曾的政商人脈廣闊,他還是乖乖回臺,在晶華酒店辦了一場世紀婚禮。 

實力雄厚蔡家父子同樣出自耶魯名門 

蔡家政商實力深厚,根據“常在”早期的合夥人、現任華通律師事務所所長劉振瑋表示,蔡崇信的祖父當年還曾經接受過上海黑幫教父杜月笙的法律咨詢,地位可見一斑,來臺後,也經常承接行政院等官方大型法律案件的委托;父親蔡中曾則是臺灣取得耶魯大學法學博士的第一人,還擔任耶魯大學的校董。後來蔡崇信和父親一樣取得耶魯法學博士學位,父子同樣出自耶魯名門,曾經是臺灣法律界的一則佳話。 

但接下來人生的路,父子倆就完全不一樣了。“蔡爸爸”個性開朗活躍,還是橋牌好手,在好友口中的蔡中曾是位“天才”,很多新事物一學就上手,因此也把常在律師樓經營得有聲有色。當年臺灣國際性的司法案件還不多見,“常在”很早就接辦這類型案件。 

蔡崇信和父親的個性大不相同,他外表謹慎嚴謹,不多話,但事情一旦決定,絕對是破釜沉舟使命必達。例如當年蔡崇信要辭掉在歐洲投資銀行的工作,進入阿里巴巴,就上演了一番“家族爭執”,才順利過關。 

耶魯畢業之後的蔡崇信,原本在北歐地區最大工業控股公司Invester AB香港工作,負責亞洲業務。1998年,Invester AB計劃參與阿里巴巴的增資,于是代表人蔡崇信和當時的馬雲有了“第一次接觸”,沒想到,幾次談下來,蔡崇信自己“愛”上阿里巴巴,向馬雲毛遂自薦,而且還帶著太太同行,以示決心。 

據媒體報導,當時的阿里巴巴還是一家前途茫茫,“錢”景不知在哪的網絡公司,能得到外資金童蔡崇信的“青睞”,馬雲第一時間還不敢接受,直說只付得起人民幣500元的月薪,哪請得起“年薪300萬港幣”的蔡崇信? 

一動一靜馬、蔡“完美搭配”成致勝關鍵 

同一時間,就連一向開朗民主、尊重孩子自由發展的蔡中曾也搖頭,當時蔡中曾問身邊幾位經常進出中國市場的好友,據說每位好友都投下“反對票”;但最後,蔡崇信心意已決,蔡中曾仍然放手,讓蔡崇信自己選擇。 

就這樣,蔡崇信卷起袖子,把名牌西服收進衣櫃,踏入總部位在杭州的阿里巴巴,開始埋鍋造飯的工作。 

如果以現在資本市場的標準看待,當時的阿里巴巴恐怕只能用“一片荒蕪”來形容,別說沒有制度、標準,就連最簡單的公司登記都沒有,蔡崇信到了之後,把阿里巴巴的員工集合在一起,在杭州濕熱的夏夜裏,拿著一塊小白板,揮汗如雨地從最基本的“股份”、“股東權益”開始教起,接著又幫創始的“十八羅漢”,擬了十八份完全符合國際慣例的股份合同,從這一刻開始,阿里巴巴這家“公司”,才有了最粗略的雛形。 

緊接而來的最大難關就是“錢”,也是蔡崇信進入阿里巴巴之後最艱鉅的任務,尤其2000年前後,網絡泡沫折損了一堆網絡公司,蔡崇信要幫阿里巴巴在市場上找錢的難度,可想而知。從蔡崇信進入阿里巴巴起算,阿里巴巴一共經歷了3次的重要增資,每一次,都讓阿里巴巴脫胎換骨,有了嶄新的面貌與股東成員,背後都是蔡崇信操刀,辛苦奔波的成果。 

第一次增資是2000年,也是難度最高的一次,阿里巴巴要增資2500萬美元。當時正值網絡泡沫,網絡公司血流成河,不知倒了多少家,阿里巴巴的狀況當然也好不到哪裏去。此時,蔡崇信找上了日本軟銀的孫正義。 

當時蔡崇信和馬雲兩人赴軟銀在東京的辦公室談判,投資銀行出身的蔡崇信,深諳談判出價之道,即使兩人明知當時的阿里巴巴體質羸弱,根本沒有多少談判籌碼,但一坐上談判桌,馬雲發揮獨有的個人魅力,大談阿里巴巴美麗前景,一旁的蔡崇信雖然不多話,卻在關鍵時刻,對孫正義前兩次的出價,勇敢說“不”。最後兩人“完美搭配”,讓孫正義點頭答應拿出2000萬美元。這一仗,蔡崇信幫阿里巴巴度過最危險的難關。 

軟銀的資金到位後沒多久,美國科技股就因網絡泡沫,從高點崩落,許多電子商務公司都在這波熊市中滅頂,惟獨資金在手的阿里巴巴,有驚無險挺過這場世紀風暴。蔡崇信的運籌帷幄,當然得在功勞簿上記一大筆。 

此後,2004年、2005年,蔡崇信再度發揮冷靜清晰的策略分析能力,分別替阿里巴巴籌資8200萬美元,並合並雅虎中國,這兩次重要的翻身,不僅讓阿里巴巴有充足的資源,建構“淘寶網”,也因合並雅虎中國,坐穩今天中國第一大電子商務的寶座。 

一位投資銀行人士分析,一路走來,蔡崇信操盤的最大難度,就是以馬雲為首的經營團隊“根本沒有錢”,這群人手中唯一有的就是“看對市場,卡對位置”。 

主導權在握IPO將成2014年各界關注焦點 

蔡崇信必須在“引進市場資金”和“掌握主導權”之間,充分折衝拿捏,如何引進資金,又不能經營權旁落,行進間,還能一步步把阿里巴巴推上電子商務王座,其中馬雲和蔡崇信,一動一靜,一外一內,天衣無縫的搭配,是致勝關鍵。難怪馬雲要說,這輩子他要感謝四個人,前二位是讓阿里巴巴引進資金和資源的孫正義和楊致遠,一位是他一直崇拜的武俠小說作家金庸,最後一位,就是蔡崇信。 

一位蔡中曾的好友說,蔡崇信從小就跟在父親身邊,看著蔡中曾對事情冷靜的策略分析能力,對父親極為崇拜。早期的大牌律師不只承作法律業務,包括大型投資案、財務規劃等也都是主要業務,工作性質就是類似蔡崇信現在的工作。如今他在事業上表現傑出,蔡中曾對其影響最大。 

2013年5月,蔡中曾以年過八十的高齡過世,蔡崇信回臺奔喪,許久不見的親友看到他悲痛的樣子,都知道這對父子感情甚篤,父親過世,顯然對蔡崇信影響極大。但喪事辦完,蔡崇信又得很快收拾哀傷飛回杭州,因為阿里巴巴重新上市挂牌在即,究竟要選擇在哪裏挂牌?已經成了美國紐約交易所、香港交易所,甚至連倫敦交易所都積極爭取的對象。 

而主導權在握的“臺灣囝仔”蔡崇信,任何一個細微的決定,都將影響號稱2014年全球最大IPO(新股上市)案的資金流向,其募資金額預估將超過1500億美元,更牽動全球三大證券交易所的敏感神經。 

 

    文章標籤

    馬雲背後的神秘男人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lanx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